老杨家这边,杨华忠去知会。

  而王家两个女婿那,王洪全连夜就出了村,趁着夜里外面路上没人悄悄去拍门去了。

  “啥?是大白?”老宅的西屋里,杨华明,杨永智,杨永青三个都被杨华忠给找过来了。

  当听到那个吸血的怪物是大白时,几人脸上的睡意顿时吓得烟消云散。

  杨永青更是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子:“我的娘呀,那小子有病吧,吸血抽喉还有这样的嗜好?我怕怕……”

  杨永智瞪了杨永青一眼:“都啥时候了,你说话还能有个正形不?”

  杨永青咧着嘴笑:“三哥,你不怕?那小子家禽家畜的血都敢吸,谁晓得下一步渴急了会不会逮住一个人就吸?”

  杨永智的脸色白了几分,他怎么会不怕?太怕了,这种事儿前所未闻,匪夷所思。

  杨华明咳了一声,问杨华忠:“三哥,要不咱去道观那里找袁道长问问吧,他是个道士,这方面的见闻比咱多,指不定能帮咱呢?”

  杨华忠觉得有理,“但今夜太晚了去不了,明日再去问,让梅儿去问,咱明日天亮就得上山去找大白。”

  “不管咋样,得先把他找回来才行,让他在外面,是个大隐患!”

  “还有,这事儿你们对外都别声张,有人问起来,咱就说那小子又犯浑跟梅儿吵架离家出走了,记住了没?”杨华忠又问。

  大家伙儿连连点头,“放心吧,我们心里有轻重,这玩意儿被抓住那是要被烧死的。”

  杨永青突然抬手:“三叔,我有一个请求。”

  “说。”

  “若是找到大白了,我能不能先踹他几脚撒撒气?”杨永青问。

  杨华忠愣了下。

  杨华明哈哈笑了声,抬手拍了下杨永青的肩膀:“当然可以,不过你得确定你能打得过他,那小子如今可是能生饮鲜血的。”

  杨永青打了个冷战,“好吧,我开玩笑的,没啥事儿我先回去睡觉了,哎妈呀,太渗人了……”

  杨华忠回到家中,发现孙氏还坐在堂屋里等他,院子里,堂屋里,都留着灯火,当他一个人走过村口的池塘,一抬头就望见前方路边灯火通明的宅院时,疲惫苍凉的心,就被温暖给照亮。

  “这么晚怎么还不睡?没必要等我。”

  杨华忠关紧了院门和堂屋门,对孙氏道。

  孙氏把一碗泡好的红糖芝麻水端到杨华忠冰冷的手里。

  “你不回来,我睡不踏实。来,喝口热的驱驱寒气。”她道。

  杨华忠接过碗,喝了一口,浑身顿时暖洋洋起来。

  先前的恐慌阴霾一点点被驱散,灯光下,亲切的面容,温暖甜腻的糖水,汉子感觉自己的心突然定了下来,舒服的吁出一口气。

  孙氏看到杨华忠这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想问又不敢问。

  杨华忠自然是清楚孙氏等了这么久,真正的目的。

  “你猜的一点不假,确实是大白。”杨华忠主动道。

  “啊?”虽然心里有了准备,但亲耳听到的时候孙氏还是一脸错愕。

  “你们是亲眼看到啥了吗?”孙氏又问。

  杨华忠点头,“是的,我们几个逮住了,大家亲眼看到的,当时嘴里还咬着一条黄鳝,满嘴满脸的血。”

  “我们找去了他睡觉那屋,好家伙,老王家那只陪着他一块儿长大的老花猫都被他咬死了藏在桌子底下。”

  “天哪!”孙氏惊得捂住了嘴,眼珠儿都不会转了。

  “那这会子人在哪?问出啥来了没?”孙氏接着又问。

  杨华忠道:“跑了,跑山里去了。”

  “那咋整?”孙氏再问。

  杨华忠叹了一口气道:“老杨家和王家的两个女婿明日一块儿进山去找吧,悄悄的找,先不惊动村里人,以免造成更大的恐慌。”

  孙氏点点头:“成,那就先这样吧,哎,这事儿闹的……”

  “先不说了,睡觉吧,明日还有一堆的事呢!”杨华忠放下茶碗站起身,两口子关好门窗啥的,又去检查了一下小花那屋子的门窗,后院的鸡舍猪圈,依旧后院的院子门有没有插门闩,确定一切无误方才回屋睡觉。

  隔天天麻麻亮,杨华忠杨华明兄弟,杨永智杨永青哥俩便来了老王家。

  此时,老王家的两个女婿也已经到了,杨华明和杨永青出于好奇还专门跑去大白那屋瞅了一眼,满足了一下他们的好奇心后方才回到堂屋。

  杨华梅披头散发,眼睛肿成了核桃。

  “三哥,四哥,姐夫,家里也没烧热水,我也没法给你们泡茶……”

  杨华明摆摆手:“不用不用,就你家现在这情况就算泡了茶我也不敢喝啊……”

  指不定茶水里带着血腥味儿呢!

  杨华梅悲伤了一宿,此刻筋疲力尽,也听不出杨华明话里的嫌弃。

  但王洪全和王栓子都听得出来,当下父子两个都满脸尴尬。

  杨华忠站出来打圆场,“好了,大家伙儿过来也不是喝茶的,咱先把大白给找回来吧,六个人来分下路……”

  “我也去。”

  “还有我!”

  王洪全和王栓子同时开口。

  杨华忠看了眼王洪全,点点头,这可以算一个人力。

  但王栓子……

  “栓子,你就留在家里吧,你这身体状况,去山里折腾不好。”杨华忠如实道。

  王洪全也道:“栓子,听你三哥的。”

  就这样,他们几个分了三条路,三个方位进山去找大白去了。

  与此同时,大白跟杨华梅吵架离家出走的事儿也在村子里传开了。

  一时间,村里又掀起了一股谴责大白的声潮。

  “这孩子太不孝顺了,过年就快十三岁的小子了,啥话都做不了,就会给家人人添乱,动不动就跟他娘吵架,太不孝顺了。”

  “就是嘛,这种人长大了也不是啥好东西,八成跟张祥子差不多的货色……”

  “这种孩子还去找干嘛?找回来也是祸害,还不如让他死在外面。”

  “没错,死在外面最好,找回来也是浪费粮食。”

  ……

  老杨头如同基本是在村南头从前杨华明他们住的小院子里被关了紧闭,所以老杨头啥风头都听不到。

  而谭氏那边,也没人跟她说这些事儿,所以谭氏也是风平浪静。

  尤其是在丢失的银子被找回来后,谭氏更是不吵不闹了。

  至于怎么找回来的,又是谁偷的,则是杨华忠和杨华明兄弟随口编了个幌子。

  :。:

欢迎大家访问:开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txiaoshuo.com/book/20970/5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