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和宁岚两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是该相信还是不该相信。

  毕竟对于陈二狗的传闻,还有他这个人来说,总归是相对比较神秘的,再加上网络上那样的传言,总归是不会是空穴来风,所以说不相信不太可能。

  但是要相信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微妙了。

  “我相信他,我就觉得他不是一般人,这些牧民们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所以说看来这个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安逸边说边流露出了敬佩的神情,能够让安逸有这样的表情的人,还真的是没有几个,今天陈二狗做到了。

  厉行,金星和宁岚在一旁对于安逸的样子着实是有些震惊,没有想到安逸竟然会被陈二狗这样的人给折服。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当安逸,他们四个人还在原地,有些懵逼的时候,就看到陈二狗带着几个牧民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安逸见到是陈二狗,有些兴奋的错了上去。

  “二狗哥,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昨天晚上你也太英勇了吧,真帅。”

  安逸有些激动的说着,不过陈二狗倒是十分的平淡,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过于激动的情绪。

  “我们要去找一找这个重金属超标的源头。”

  陈二狗说道。

  “找这个重金属超标的源头当然是十分重要,但是这个草原这么大应该到哪里去找啊。”

  安逸对于陈二狗所提出来的这个提议都惊呆了,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说他能够明白陈二狗想要爱护这些牧民们的心,但是要找到这些重金属超标的来源实在是不容易。

  这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本来就不是重金属会超标的地方,现在虽然说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到底根源出现在哪,还真的是让人很头疼,最起码对安逸来说是一个比较头疼的事情。

  “虽然说现在把大家体内的毒素都清了出来,但是如果不找到源头的话,那还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后还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所以说如果要想真正的解决问题,那肯定是要找到重金属超标的源头才行,不然的话,那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岂不是就都是白费了。”

  陈二狗很坚定的说着他想做这件事情,想要去找到重金属超标的源头,不仅仅是因为不想让他之前的努力白费,更多的是想让这些牧民们过上幸福健康的生活。

  像这种隐藏的危害,一般情况下是察觉不出来的,如果说到时候真的等到所有人都出现了身体健康问题那个时候,再发现的话那就太晚了,所以说陈二狗现在趁这事发现的比较早,一定要及早的发现才行。

  这个时候查干也突然出现,查干昨天晚上喝酒喝得太多,直到现在他才清醒过来,然后就直接看到陈二狗,还有安逸她们几个人,再加上陈二狗身后跟着那几个牧民,查干凑了过来,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我说陈总您这是要干什么呀?不会是这时候就进上来了吧。还带了几个帮手,看来是要出去干大事呀。”

  查干调侃的说道。

  “那肯定是要去干大事呀,这个重金属超标这么大的事,那肯定是要越早查出来越好,你说呢?”

  陈二狗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查干一听陈二狗要去找重金属超标的缘由,有些震惊,有些错愕,愣了两秒钟之后,淡淡的说道。

  “陈总,你有这份心,我们真的是心满意足了,我们也十分支持您去寻找这个重金属超标的源头,但是它应该是不好找哇。”

  “你看这么大的草原,别说排查起来困难,连金属都不多见,虽然说重金属超标这个事情经过您的证实之后也确实是事实,但是要想真正的找到源头,恐怕真的不容易吧。”

  查干仔细的望了望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然后看了看这些在场的人,查干还是十分不肯相信的说道。

  “虽然说这个事情可能做起来有些困难,但是为了这些牧民们的健康问题,这个问题实在是拖不得,哪怕是很难要尽快去完成了。”

  陈二狗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这就是他内心里最想要表达的想法,只要是为了这些牧民们的健康和安全,哪怕是多下点力气也是应该的。

  病人的生命安全是第1位的,查干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坏人,但是这件事情的难度程度陈二狗也知道,所以说查干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陈二狗也不足为奇。

  不过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听到陈二狗要去调查这个重金属源头的问题。大部分的人都摇了摇头,对于这件事情的可信度确实是不太高。

  所以说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些不肯相信的表情。

  “重金属超标这个事情虽然说应该是去查一查,但是也实在是太难了吧。”

  “这么多年了,我们大草原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再说了,这大草原上除了人就是牛羊马,哪儿来的重金属,这重金属超标本来就十分的荒唐,现在要去查那也太难了。”

  “我也觉得这个事情不太靠谱,要不我们请专业的专家来检测也行,但是那样就太耗费时间,而且最后还不一定有结果,毕竟草原这么大,肯定要耗费很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最后也不一定会有结果,实在是不可思议。”

  ……

  所有人都在表达了自己的不可思议因为对于陈二狗提起的这个事情,他们从一开始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然说陈二狗确实是帮他们解决了很多问题,比如说帮助他们排除了身体内的毒素,还有帮草原上的这些牛羊马排出了毒素,这些是这些牧民们亲眼所见的。

  但是陈二狗所说的重金属超标这个问题,他们还是一时半会没有办法接受,尤其是在这样广阔无边的大草原上,除了草就是草,怎么可能有重金属超标的问题。

  陈二狗也没有和他们继续争执,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那就试试看吧。

欢迎大家访问:开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txiaoshuo.com/book/20983/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