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川城,临时寝宫,风蔷穿着一身华丽的锦袍,端坐在梳妆台前。

  她定定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忽然叹了口气。

  大门忽然被打开了,赵高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淡淡的愠怒。

  “这个不识抬举的贱人,竟然敢拒绝我。”

  赵高愤怒的道,突然目光一转,看到了坐在梳妆台前一语不发的风蔷。

  赵高嘴角邪恶的翘了起来,缓缓走到风蔷面前,抬起了她的下巴。

  “你知道你的朋友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么?”赵高问道。

  风蔷眼角带着泪痕,显得楚楚可怜,道:“他们被你关押了起来。”

  赵高冷笑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他们可以生,也可以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风蔷愕然了一下,道:“全在我的一念之间?”

  赵高道:“只要你乖乖的顺从我,服侍我,我就能让他们生,否则他们就会死。”

  风蔷低下了头,沉吟了良久,缓缓抬起头,道:“只要你放过他们,你说什么我都会听。”

  “很好,”赵高阴冷冷的一笑,忽然站了起来,道:“现在,我们先出去参观一圈。我带你见识见识我的金川城。”

  两人来到大殿外面,夜色正浓,月色正朦胧,整个城中带着一层淡淡的寒气。

  十来个宫人和婢女,手里持着大灯笼,照亮着前面的道路,走在前面和两侧。

  十来个亲卫,一身的铁甲铁头盔,紧紧的跟在赵高的身后,保护他的周全。

  顷刻间,两人来到了高高的城门楼上面,眺望着城中的景色。

  赵高目光望着远处,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这座城,是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风蔷就顺势问了下去:“这座城是你的?”

  赵高又是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知道吗,这里的人都很讨厌我。”

  风蔷不由的瞅了一眼赵高,没想到这位“暴君”看上去竟然还有点自知之明啊。

  赵高继续道:“他们虽然讨厌我,但是也害怕我,只要他们害怕我,这座城就始终把握在我的手里。”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思维。

  风蔷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纠正他说:“你想拥有这座城,就要让这座城的人尊重你,而不是畏惧你。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风蔷说的已经非常中肯的,而且她尽量用着中肯的语气再说。

  可是听了这话,赵高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赵高道:“我怎么样治理这座城市,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我比你更了解这座城市。”

  “是么?”风蔷淡淡的笑了一声,笑声中包含着嘲讽的意味,可她尽量没让赵高听出来。

  风蔷眨眨眼睛,又看了看身后的亲卫,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让他们害怕你的。”

  赵高虽然是城里的领主,平时没有人有勇气和他这样说话,因为对他的脾气捉摸不定。

  可事实上,赵高心里面,其实是相当想找个人吐露心声的,就算是个陌生人也好。

  即便他是一位领主,他权力地位极高,到底也还是一个普通人,需要和人分享心中的秘密。

  “害怕我的……”赵高忽然来了兴致,对于风蔷的话,没有生气,却产生了交流的愿望。

  他指了指身后的亲卫:“你看见这群人了么?他们就是我的保障,有他们在,没有人敢质疑我的权威。”

  风蔷回头瞅了一眼,道:“那大殿上的那些幕僚和大臣呢,他们不能对你施加影响么?”

  赵高笑了一声,说:“你自己也说了,他们只是一群幕僚而已,他们有身为幕僚的自觉。”

  整个金川城,只有一个真正的领主,就是赵高。

  赵高的手下圈养着一群鹰犬,帮助他消灭一切敢于质疑他权威的人。

  这就是赵高统治金川城的秘诀。

  也就是说,只要消灭了赵高的鹰犬,他就变成了孤家寡人,就再也没有任何权力可言。

  ……

  金川城的地牢内,林涛听完了婢女的话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婢女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道:“恩公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她是真心为林涛他们感到着急的。

  因为她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听说了,赵高要秘密杀掉林涛他们。

  也许就在近几天的时间里,随便找个借口秘密的处死他们,然后对外宣布,林涛等人在牢房中感染疾病死亡。

  当然了,没有人会相信这种荒诞的理由,但即便不相信人们也不敢说什么。

  这就是赵高的统治秘诀所在。

  林涛摇了摇头,道:“姑娘,你不用着急,我们不会有事的。”

  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说不会有事,都像是安慰的话而已。

  姬野和婢女都不大相信,倒是心存着一丝侥幸,问道:“恩公莫非有脱身的办法?你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尽量帮你。”

  林涛道:“在这之前,我们想弄清楚几件事情。”

  婢女道:“恩公尽管说,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定帮……帮主你查清楚。”

  林涛道:“这金川城内,总共有多少亲卫?”

  婢女道:“不知道。”

  关于这点,姬野心里是清楚的,毕竟他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侍卫。

  虽然不是亲卫,不是领主大人亲自培养的鹰犬,他仍然清楚编制内的一些事情。

  这几乎不是什么特别的秘密。

  姬野沉吟着,道:“差不多的话,他身边时常带着七八个护卫,有的时候带着十来个,这些是常随。”

  “此外,他还有一整个亲卫营,加起来大概有几百个人,几乎是城中守备军的一半,这些人都是直接听命于赵高本人的亲自调遣的。”

  “他们之中有可以拉拢的人么?”林涛问。

  姬野不太明白林涛的意思,还是认真的回答,道:“几乎不可能,正如之前说的,他们是赵高本人的鹰犬,只听命于赵高一个人的命令。”

  “而且,有的人从身份上,就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赵高的鹰犬就是这样一群人。”

  林涛低头想了想,道:“也就是说,赵高在城里不得人心,只要赵高本人一死……”

  姬野补充说:“剩下的人,就立刻会做鸟兽散,不成气候的。恩公,你莫非是想?”

  林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想做什么事情,你以后就会知道的。”

  当天晚上,风蔷陪同着赵高回到了寝宫。

  寝宫里已经铺好了床垫,是天鹅绒的,十分的柔软,躺在上面整个人都会陷入进去。

  寝宫里也修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浴池,用的是抛光打磨了的大理石。

  水池旁边有两名女婢,手里提着水盆,时不时的向水池里面加水,保持水温。

  水池上面洒着一层蔷薇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和热气。

  两个人回到寝宫,赵高指了指水池,对风蔷道:“你先去洗洗身体,然后过来。”

  风蔷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一点点的犹豫不决。

  赵高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你想不想你的朋友们活命了?”

  风蔷没再说什么,缓缓的走到水池旁边,正想退下衣服下去,赵高忽然道:“等等。”

  风蔷回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赵高道:“我也一起洗,我们一起洗。”

  风蔷瞬间慌乱了起来,赵高本人倒是习以为常了,缓缓的走到水池边。

  他完全不把那两名侍候的婢女当人看,就好像她们不存在一样,很快身上就只剩下一个内裤了。

  就在这个时候,寝宫的大门忽然打开了,林涛等几十个人鱼贯而入。

  几十个人站在寝宫的不远处,定定的看着一丝不挂的赵高,赵高也在看着他们。

  这些人是谁啊。

  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啊。

  不对,他们为什么进来的这么自然啊?就好像走进自己家的大门一样。

  不对,他们是怎么从牢房里面走出来的!还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几秒钟的发呆以后,赵高瞬间爆发了,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们……这群乱党,你们怎么出来了?”

  相比较愤怒,他更多的是震惊。

  林涛眨了眨眼睛,道:“我们啊,就这么的就出来了。”

  赵高终于反应过来了,愤怒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可是并没有人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林涛叹了口气,道:“行了,你不用挣扎了,你的那些亲卫已经全部被我们解决了。”

  林涛他们可是仙人啊,解决这些普通人,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唉,说起来真的感觉有点欺负人啊。

  赵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涛,慌忙的扯过几件衣服遮住了身体。

  林涛淡淡的道:“你先把衣服穿上吧,不着急,我们有的事时间等着你。”

  赵高穿好衣服以后,林涛道:“领主大人,现在你的亲卫,已经不能过来救你了,所以你别在浪费口舌求救了。”

  “还有,你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了,我觉得你还是乖乖配合我们的好。当然了,你也可以向城中的百姓或者你的那些幕僚求助。”

  赵高冷哼了一声,道:“他们巴不得我是这样的结果。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怎么处置你,”这个问题,林涛还是有好好思考过的,“明天你就知道了。”

欢迎大家访问:开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txiaoshuo.com/book/20996/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