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六章拍摄

小说:兵器大师 作者:一语破春风 我要报错
  “列阵——”

  漫漫长风卷起沙尘,抚过一道道站立持盾的身影,往后延伸,是密集的巨大阵型,写有‘吕’字的大旗猎猎作响。

  唏律律——

  战马长嘶,火红的马匹人立而起,一身兽面吞头连环铠的将领拉扯缰绳,百花袍抚在风里猎猎作响。

  高举的画戟间,雄壮的声音咆哮:“何人前来受死?!”

  马蹄落下,溅起泥尘的瞬间,战马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战意,亢鸣一声,奔袭而出,铁蹄翻腾如雷鸣,一杆画戟挥斜垂地,戟尖划去地面,泥块都朝四周分离、飙飞出去。

  对面,同样排开的阵列,一员白袍银甲的将领跃马冲出,手中兵器刺破空气,隐隐响起凤鸣,迎向劈来的戟锋。

  呯——

  巨大的金鸣交击声,画戟砍在枪头,火星弹跳,持枪的双臂,那员白袍将领,盔缨都在一瞬间震的向后飞扬,座下雪白的坐骑嘶鸣,喷吐粗气,奋力先前挪动两步,朝对面的红色战马撕咬过去,上方金冠束发的身影,一拉缰绳,赤兔通灵般的人立而起,躲开对面战马的撕咬,前蹄猛踢的同时,“喝啊——”的暴喝,百花袍唰的拂响,方天画戟怒斩而下。

  对面,白袍银甲的将领一勒缰绳,偏转方向,戟锋擦着马头呯的落去地面,带起无数泥土四溅,掀起的气浪,将那通体雪白的马躯都震的横移半丈。

  几乎在同时,横移出去的战马上面,白袍将领在偏转中,双臂猛地一甩,龙胆枪抡出半圆的残影,枪杆在都抡转里弯曲,前方砸去地面的画戟,陡然插入泥土,单手握住戟柄向前一挡。

  抡圆的枪杆挥来,接触戟柄的一瞬,便是梆的一声巨响。

  两方都震的向后退了退,下一秒,再次冲撞,厮杀成一团。

  炭红、雪白两匹战马纠缠撕咬,上方的两员将领之间,画戟、龙胆快速反复挥刺抢攻,而对面挥开的画戟,有着不输于对方的速度,以及恐怖的力道,枪影、戟影呯呯轰轰无数次的碰撞,火星不断在上面闪烁。

  两人后方的军阵,此时,也在这金铁交击的战斗中,发出冲锋的呐喊,密密麻麻的人潮没有阵型般的狂热冲锋,无数脚掌在地面翻腾踩,犹如汹涌的海潮朝对方横推过去。

  接触的一瞬——

  “咔!”

  有声音突兀的响起在天空,将这一切打断:“‘三国群雄立志传’第九场拍摄结束,各方工作人员注意,给下一场主演上装……”

  风吹过平原,对冲的人海如同布景般渐渐变得不真实起来,随着厮斗的两名演员停下,两方的军阵,所有的士兵、战马、旗帜变得模糊,然后消失,就连远方隐约写有邺城字样的古老城池同样消失了。

  方天画戟插进泥土,吕布翻下马背,与对方同样下马的赵云互击了一掌,一同走去左侧簇拥的拍摄场地。

  几顶太阳伞下,红毛堵上流血的鼻孔,抓紧时间研究下一场拍摄的内容,绿毛收起能力后,已经呼呼大睡起来,而黄毛则给一个面如重枣、美鬓长髯的大汉讲戏,旁边另一道身影,穿着花格子短袖,正忙着披甲,扭过脸来,豹头环眼,浓须怒张,粗枝大叶的挥了一下手。

  “讲什么讲,我跟二兄对那时候比你还熟,赶紧让你兄弟都起来,让我老张也过过瘾,回味下当年的感觉。”

  “这个…..三爷,要不再等等,我兄弟三个也实在累的够呛…..”

  他们三人利用红石觉醒异能后,一年的时间,又被夏亦用红石再次提升,发现他仨的能力可以被电子设备记录下来,于是,额外成立了一家电影制作公司。

  员工到老板,就只有他们三个…..演员倒是一大堆,比如吕布、赵云、典韦、许褚等等,甚至那位白狼王公孙止偶尔也要过来客串,演一个角色。

  最近,一起过来异界这边的宦门,在看到三人的能力后,那位白宁也希望能出一部关于太监的电影。

  哥仨的工作量变得空前巨大。

  “翼德,快去准备,休要在这边与他啰嗦。”关羽轻抚长髯,目光威严,看着手中剧本研读。

  余光里,从拍摄的战场,并肩过来的吕布、赵云两人,他也未动一下,倒是那边的张飞将黄毛拨到一边去,哈哈大笑迎上前。

  “子龙有没有找回当年的感觉?”

  “终究是演戏,还差了许多,没有那种气氛。”赵云解下身后的皮肤,偏头看去身旁的吕布,冷冰冰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不过能与温侯再次交手,倒是很不错的。”

  吕布微笑点点头,一同走到遮阳伞下,拿过旁边的清茶喝了一口:“某家也和子龙一样,可惜这是拍咱们那时候的故事,要是能拿那把加特林就好了,来的时候,我都一起带来了。”

  话语里终究有些遗憾的感叹。

  “哈哈,如果真是那样,云那可不敢和温侯较量了。”

  “这有什么不敢!”

  张飞拍响胸口,在吕布侧面另一张躺椅上坐下,大手握着拳头:“当年汜水关一战,还没跟温侯分出高…….”

  就在话语声里,远远有汽车声音传来,这边休息或忙着剧务的众人抬起目光望去,几辆吉普车拖着长长的尘烟,朝这边驶来。

  这片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属于已开发的地段,边缘除了有华国的侦察兵巡视外,还有白狼王的骑兵飞驰,遇到这几辆吉普车时,还和车里的王素华等人吹口哨、打招呼。

  “这里咋还有骑马拿刀的…..”

  夏建斌、王素华,以及徐秋花夫妻俩都未接触过这些人,并不明白他们眼中这些穿的跟牧民一样家伙,其实比手拿枪械的士兵还要来的可怕。

  “那边不是小黄他们吗?真的在这边啊。”

  徐秋花去过夏亦的别墅几次,自然认得,不过其他几人倒是眼生,看到对方铠甲装束,夏建斌和江建城下了车后,就围着几人转悠。

  “老夏,你猜这人扮演的谁?”

  江建城看去那边喝茶的吕布,上下打量的眼神,对方也不恼,笑的温和,反问道:“你猜某家演的是谁?”

  “这装备莫不是吕……方?”江建城一拍大腿,回头对相熟的夏建斌笑道:“肯定是小温侯吕方了,老夏,你看那边,那个乌漆嘛黑的,可不是李逵了嘛。”

  后者看了半响,迟疑的点头:“还真有点像…..”

  听到两人的谈话,张飞气的拽紧拳头就要过去,却是被关羽喝止,只得原地跺了一脚,朝那俩人怒瞪虎眼。

  另一边,过来的徐秋花、王素华还有犬女、马邦围着红黄绿兄弟问一下拍摄什么电影,能不能给他们一些群演,露脸有台词那种…..

  马邦勾住红毛脖子,拉到面前,悄声说道:“咱商量一下,回去后,给我开个小灶…..”眼睛谨慎的瞄去周围,就在他说道:“就是岛国那种….”

  还没说完,余光里,瞧见江建城正盯着手拿剧本的关羽,然后靠近过去,拿手去拨弄一下悬垂颔下的须尖:“这么模样,我猜是他演的是关云长的后代,大刀关胜。”

  这一动作,吓得那边的马邦撒开脚就朝这边跑来,不停的摆手:“别弄胡须,别弄他胡…..”

  下一秒,江建城转过脸,还带着微笑,下一秒,目光一怔,后颈陡然被人抓住,看着夏建斌的视线,瞬间拔高起来,在半空手舞足蹈的大喊:“我被怪物抓起来,快救……”

  回头,映入眼帘的,是面如重枣的脸孔,微阖的眼帘里,双眸透出寒光。

  “关某爱惜这鬓髯,如我性命,岂能让你这龌龊之辈染指!”

  侧面,一只手伸来,握住关羽手腕,却是吕布站在那里。

  “君侯,这是旁人不知晓你身份而已,何况你我都是作古许久之人,何必再动怒气,这世道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

  那边,青袍在风里抚动,关羽眯起眼睛,沉默了一阵:“关某还如温侯看的明白。”

  手一松,江建城这才落到地上,连滚带爬的跑远,被马邦拉去一边:“你惹谁不好,非惹他。”

  “不就是个演戏的嘛…..这家伙手劲可真大。”

  江建城揉着脖子,嘟囔几句,然后被徐秋花揪住耳朵拖开:“咱闺女的脸都被你丢进了,人家那胡子真假你还看不出来?一把年纪活到畜生身上去了。”

  徘徊周围的赤兔和玉狮子朝这边瞥一眼,不屑的打了一个喷嚏。

  “看畜生都看不起你!”

  徐秋花朝他呸了一口,转身又和王素华站在一起。众人在拍摄地看了一阵不久,犬女对照手腕上的时间,看去天空,东北面的天空,一个小黑点正朝这边飘来,隐约嗡嗡嗡的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越来越近,黑点变成一艘天空艇,下方吊坠的机舱,有人站在舱门朝下方的一群人挥手。

  犬女拿起对讲机,喂喂了几声后,里面传来江瑜的声音:“听到了,我们马上就驻地那边,你们也赶紧过来。”

  江建城、徐秋花眯起眼睛看了半响,当飞空艇降下一点高度后,才看清舱门向他们招手的人是谁,妇人急忙从郭满媛手里抢过对讲机。

  大吼:“小瑜,你跑到上面去干什么,这么高,也不怕摔着,赶紧下来——”

  唠叨了几句,原本来这边看拍摄的心情也没有了,几人坐上来时的车辆,返回驻地,一路上犬女也在解释其中的情况。

  “江瑜本来只是过来玩的,只不过待的无聊,跟着驻地的人一起,侦查地形,查看航线,她当过空姐,这方面多少有一点点的经验……”

  当然,爱女心切的两口子是没有听进去的,催促马邦开快一点,急忙的返回驻地,而拍摄的场地这边,张飞也在催促开工,早早的将甲胄穿戴起来,拄着丈八蛇矛威风凛凛的拿起手机,来了几张自拍,准备回去后拿给兄长刘备看看。

  就在红毛过来通知各位祖宗开工的时候,远方一辆摩托车卷着尘烟由远而近,披头散发,一脸络腮胡的华雄在不远停下机车走过来。

  “电影可能要耽搁一点时间了。”

  摘下墨镜,目光扫过吕布、赵云、关羽、张飞等人,“刚刚夏亦的女弟子找到了陛下,那个什么北方之国有军队集结,准备南下了。”

  “什么北方之国,呸!”

  张飞吐了一口唾沫,揉了揉拳头:“反正就是有仗打了就是。”

  他两侧,吕布、赵云,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

欢迎大家访问:开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txiaoshuo.com/book/21007/447/